小骏的奇怪故事铺子

灵异爱好者 中二 人文社科

热橙汁

    三月天,阴雨连绵。

    前些天突然的回暖,让小区里的玉兰吐出了花苞,甚至能看出一丝绿色。而这点绿色在今日灰蒙蒙的天空下,在湿冷的空气中,在下了一整夜的雨里,格外醒目,也让人觉得天气更加寒冷。

    雨水打湿了他深蓝色的羽绒服,在上面留下一个个更加深蓝的斑点。

藏在口罩和布满水雾的眼睛后的他,诅咒着阴郁的天气。

    身旁的小家伙费力地跟在闷头大步往前走的他身后,穿着长筒靴,费力地躲开地上的水坑,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麻雀。

    如果说“蹦蹦跳跳”就可以像麻雀的话,那么她叽叽喳喳的话语就更像那些热闹的鸟儿了。虽然费力地躲着水坑,她还是在不停地讲着近几年经历的种种事情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喂,你就是这样见好久不见的朋友的?走慢点啊笨蛋。

    他不关心这些。这次见面只不过是帮她解答一些考试的难题,管你这两年经历过什么?你的闺蜜?对你有意思的男孩子?社团活动?关我什么事?我才不关心你那些成功好吧,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废物罢了。

    麻雀给人的感觉很神奇,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悦耳,有的时候让人觉得聒噪。

    冷雨打在脸上。让他想起以前供暖不足的时候。那时候屋里总会放上一个“小太阳”。橘红色的光暖暖的,照亮有限的范围。不过他很不喜欢这玩意。在他看来,“小太阳”的暖,反而显得屋里阴冷阴冷的。如果让屋里保持冰窖一般,或许还不那么冷。

    所以为什么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她出来碰面?!又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,天又这么湿冷,蠢死。

    再抬头时,自己已经走到了河边。灰色的天空下,河岸两边的柳树,黑色,很显眼。

   柳树姑娘?绿色的卫士?冬天投河溺死之人生命中最后一刻伸出水面枯瘦的手?真奇怪,从小到大,这几棵树总是像着不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身后的小家伙还在蹦蹦跳跳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天真的好冷。头有点疼,脸被冻得痒痒的,关节也有点僵,像极了刚在乱七八糟的书上看到的败血症。啊,这该死的天气。

   不过到了河边,还是习惯性地拿出手机,拍一拍这条河吧。虽然还没有垂柳,也没有楼房的倒影。

   掏出手机。今天的手机壳是橘色的。他有好些手机壳。不同的颜色,代表不同的心情,也可能代表想要转换到的心情。前两天别的朋友说橘色和自己很配。真是意外,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冷色调才对。橘黄色好扎眼,今天明明是阴天。

   你在拍什么啊?经常看你在朋友圈晒照片,拍得挺不错呢。喂你有没有听我说啊?

   答案应该是,没有。手机壳的橘色让他想起小时候,天冷的时候,家里人会给自己冲上一杯那种速溶的橙汁。橘黄色热腾腾的一杯,橘子味的热气直熏眼睛,味道很浓,也很酸,热腾腾的,不好喝,但喝下去却很舒服。维生素C的味道。不过那又是什么味道?其实也说不好。即便是缺维生素C,也不知道是缺了这东西,也仍然想不起,那到底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有些东西吧,就很怪。你不知道它到底存不存在,对自己到底重不重要,是否缺少,是否察觉不到对它的需要。元素?物件?情感?好像都有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有消停,算了,理她一下吧。

木乃伊

一缕微光,一丝丝风,尘土飞扬。

木乃伊想咳嗽,但是发现两个问题。

厚厚的亚麻布裹着自己的嘴,而且

自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了

也许咳嗽只是生前的习惯吧。

微弱的光照进来,应该是墓室甬道的方向。墓室破了,自己的石棺也裂了。

现在是哪一年?不知道。身体尚未腐坏,而通往外界的道路已经打开。

自由。木乃伊又自由了。

千百年前,期望着永生,期望着重新回到地面,于是让自己的仆人将自己做成了木乃伊,静静地在黑暗中等待这个时刻。可是——

可是为什么对远处的光那样畏惧?

当年的自己可是富甲一方的贵族啊,可是现在呢?上哪里去找自己的那些仆人呢?可没有人把他们做成木乃伊,也许他们早就化成灰了吧。一定是的。天啊,谁来侍奉我呢?

还有这身该死的亚麻布。遮住了自己的全身,让人看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样。当年我可是上下埃及首屈一指的美男啊,现在却要被裹成这个样子!不过,这么多年了,自己的容貌已经干瘪不堪了吧。所以,到底是像一个白布包裹一样走出去,还是把这些该死的亚麻布拆下来?不过,也许把这些布拆下来,我马上就散架了吧,木乃伊想到。

木乃伊躺在石棺里,踌躇着要不要出去。

外面是什么样子了?埃及也好,世界也好,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?

生前的自己是那么期望死后有一天能复活,但是此刻,复活带给他的,只有恐惧。

对外面未知的世界的恐惧。恐惧得让自己不敢迈出石棺。天啊,当初为什么想要永生呢?是不是鬼迷心窍了?

照进石棺里的光线,悄悄地换了一个角度,逐渐变成了柔和的橘黄色。

天色渐晚。

复活后已经躺了快一整天了,木乃伊还是没有勇气走出自己的石棺。好可怕,外面的世界好可怕。天啊,为什么我要复活!

光线变成了温柔的银白色。木乃伊发现,自己还是呆在石棺里。

想象了一整天外面的恐怖。木乃伊发现,自己不过还是躺在石棺里。

木乃伊叹了口气(如果算是的话)。默念了一遍诸神(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们是否还信奉他们?哦天啊。)的名字,推开棺盖,坐了起来。

远处幽幽的月光,找了进来。有点迷人。

他想起来,自己下葬的时候,也是夜晚。月光皎洁,繁星璀璨。

怀着对重生的期望,自己睡得很香。

所以。

所以今天应该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,不是吗?你不应该出去看看吗?管他外面是什么样子呢。至少。

至少你又活了,不是吗。

手臂多年未用,有点麻木,大腿也没有什么力气。废了老大劲,木乃伊才从石棺里爬了出来。

不错了,至少这手脚并用的狼狈样子没有被人看到。木乃伊窃喜。

走吧,出去看看。

木乃伊摇摇晃晃地向甬道另一端的光亮走去。

此刻,外面的夜空,月光皎洁,繁星闪烁。